keikoy

Ding:

又到了饭点,作为资深吃货我也和大家一起聊一聊吃。

以前听人说过“食欲是一匹无所不在的饿狼”,我的老饕朋友沈爷顺口接过一句“人类心中的饿狼不止一匹,而是成群结队”。

在我的印象中,能将吃吃喝喝搞得深入人心的,美国有费雪,台湾有韩良露,日本有电视里走来走去的那个五郎,中国大陆还是得看沈爷和网易食堂。哈哈哈,开个玩笑。

上周日沈爷来杭州悦览树办新书签售会,这回他不谈吃吃喝喝了,谈起了男女情事。作为一个男人,能吃能玩能写也能搞定痴男怨女,套用大家喜欢的那个说法:这是一种怎样的体验? 

佳仙人Jan:

《The Art of Getting By》是久违的节奏,冗长的故事叙述让主人公使人厌恶,一个清高桀骜好勇却无为的高中生,肆意的用虚度作发泄,找不着生命的意义。然而这样不都是我们经历过的青春么? 

“可高山,可流水,就算画得再糟糕,只要真诚无畏就可以。”结局回归主流:觉醒了,行动了,世界就属于你了

话说Freddie Highmore的出演不如《吐司》里讨好,尽管剧本已经量身定做。他或许就如彭于晏如柯震东,演什么都是一个样,就是面容姣好的样。